12345下一页
返回列表
查看: 839|回复: 42

[随笔] 【原创/个人向】人间雨札记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刷牙
    前天 22:04
  • 签到天数: 112 天

    [LV.6]我催更了

    6

    主题

    302

    帖子

    1377

    灵力

    妖灵

    Rank: 4

    灵力
    1377
    灵气
    232
    妖灵币
    1171
    天明珠
    1
    值钱玉佩
    6
    灵石
    254
    定心石
    0

    0302事件受害者勋章内测勋章有钱勋章

    发表于 2020-3-3 06:56:4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文学会馆发布模板
    作品名称: 【原创/个人向】人间雨札记
    原作者: 旧白唐
    原帖: http://www. heibbs. net
    发布类型: 原创 
    是否授权: 是 
    本帖最后由 旧白唐 于 2020-3-26 20:50 编辑

    昨天登录突然找不到自己的帖子<(`^´)> 但没搞明白为什么。今天睡醒了,智商回笼,领了第一个勋章补发,重新来过吧ԅ(¯ㅂ¯ԅ)
    个人向人设补充,情节零碎,逻辑不顺,文字拗口,但,我还是要写完它<(`^´)>

    会与原作人物有交集,大概就一笔带过,不要期待。

    这是一棵树的际遇。不喜不告诉我就可以了

    最后愿0302不再发生
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  正文已完结(感觉正文更像大纲,捋时间线(›´ω`‹ ))番外想到哪写到哪
    目前已更番外:番外壹(云台篇)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番外贰(白先生篇上)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番外叁(白先生篇下)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番外肆(老饕篇上)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番外伍(老饕篇中)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番外陆(老饕篇下)
    QQ图片20200309160024.jpg

    评分

    参与人数 1妖灵币 +5 收起 理由
    无限家小兔叽 + 5 这么好的文章怎么可以没有评分!.

    查看全部评分

    浮生只合尊前老,雪满长安道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刷牙
    前天 22:04
  • 签到天数: 112 天

    [LV.6]我催更了

    6

    主题

    302

    帖子

    1377

    灵力

    妖灵

    Rank: 4

    灵力
    1377
    灵气
    232
    妖灵币
    1171
    天明珠
    1
    值钱玉佩
    6
    灵石
    254
    定心石
    0

    0302事件受害者勋章内测勋章有钱勋章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3 07:13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第壹叶

    义宁二年

    “这世道,什么时候是个头啊…欸”

    “臭小子,别唉声叹气的,给我好好挖坑,把树种上。世道如何也轮不到你管,我们这些杂役啊,能混口饭吃,就不错啦。”

    “害,如今不太平,今天还是地主老财的,明天就能成无家流民。雇我们给这寺里种树的官人明天指不定就没了。你还记得上次刘财主家吗,还没来得及结工钱,嗬,军队一来,仗一打,全没了!世道不平,还…”

    “喂,那边儿的别废话,快种树!”

    “是是是,欸,你可少说两句吧。”

        ……

    我叫…嗯…现在我还没有名字,是一棵鸭掌(银杏)树树苗,祖籍余杭郡,发育未全就被运来长安的这座佛寺种下,今后大概要在此久住。

    就如那个小伙子所言,我被种下不及半月,兵变骤起。我再没有见过那日种树的人。又过了些时日,新皇登基,国号为唐,定都长安。

    长安,但愿长安。

    ……

    大概真的托了我的福(bushi),世道渐平,来佛寺参拜的人也少了。人少了,小妖精们就多了。每天修修炼,听小妖精们讲讲人间轶事、精怪传闻,山间不知岁月长。
    浮生只合尊前老,雪满长安道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刷牙
    前天 22:04
  • 签到天数: 112 天

    [LV.6]我催更了

    6

    主题

    302

    帖子

    1377

    灵力

    妖灵

    Rank: 4

    灵力
    1377
    灵气
    232
    妖灵币
    1171
    天明珠
    1
    值钱玉佩
    6
    灵石
    254
    定心石
    0

    0302事件受害者勋章内测勋章有钱勋章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3 07:17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第贰叶

    载初元年

    我夜观天象(bushi),今日宜化形。

    没有那些帝王降世时的紫气东来、电闪雷鸣。我在夜色的掩护下悄然化形。今日是上元节,人间最热闹的时候。

    天时地利人和,这种热闹怎么能不凑。平日里偷听麻雀阿八叽叽喳喳地炫耀着城中见闻:今日看见有人运巨石入宫、明天看见成立竖了四个大铜箱子…佛也要动心跳墙出去看看。城边,我拔了根头发(叶子)变成面具,钻入熙熙攘攘的人群。

    缛彩遥分地,繁光远缀天。

    各色花灯映得繁星失色,无人再羡天上楼阁。才子佳人互传莲灯,良缘几成。才过去一个甲子,你再也看不出这里曾经的荒凉、饿殍满地。人,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,以短暂渺小的生命,造出如此奇迹。

    我用来烧香的孩童藏在树边的铜钱买了一串冰糖葫芦(单先生应该不会怪罪我吧),看伶人演通天的把戏。空气里的气味很杂,脂粉香,油烛气,烟火味,还有,妖精的味道。妖精也喜欢凑热闹而这种大场面最适合掩藏。几只还未学好化形的猴精变作孩童在街上打闹,猴尾巴都露出来了…,“!”,手里还没吃过的冰糖葫芦兀的被抽走,是蚕蛾精图吉。我气不过追了上去是蚕蛾精图吉,她冲我做了个鬼脸,转身就跑。扰人兴致的家伙,我气不过追了上去。“砰!”我撞山了一个人,不,应该说是一只妖,狗妖。匆匆一瞥,我只看到了他手里提着几个纸包,纸包的边缘渗出些许油渍。他很强,但不知为何给人一种欠揍的感觉(……)。眼看图吉就要跑远,我只来得及说声“抱歉”,就又追了上去,毕竟撞上他差点被弹开的是我。

    该说不亏是蛾子嘛,我硬是追到了寺院所在的山边,也没抓住图吉,一入草丛就再也不见她的踪影。平时吃我的叶子,今天抢我的冰糖葫芦,下次见到她,要她好看。我回望远处的成镇,依旧是星火点点,玉漏之声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。还是回去填坑吧,被僧人发现少了棵树可不行。

    翻过围墙,我没有找到我的坑……我好像走错了寺。
    浮生只合尊前老,雪满长安道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刷牙
    前天 22:04
  • 签到天数: 112 天

    [LV.6]我催更了

    6

    主题

    302

    帖子

    1377

    灵力

    妖灵

    Rank: 4

    灵力
    1377
    灵气
    232
    妖灵币
    1171
    天明珠
    1
    值钱玉佩
    6
    灵石
    254
    定心石
    0

    0302事件受害者勋章内测勋章有钱勋章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3 07:22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本帖最后由 旧白唐 于 2020-3-11 13:07 编辑

    第叁叶


    山路太绕,夜色太黑,走错自然不是我的问题。哗,整个院子只在院中央种了一棵鸭掌树,还用围栏围着,什么来头?树叶忽的无风自动沙沙作响,一片叶悠悠飘到我的面前,灵识相触。他叫云台,即将化形,年纪比我略轻些,这是他定居于此后第一次见到化形的同类。


    鸭掌树族存在日久,最早可追溯至上古,曾经也是多分支的望族。后因多经丧乱,几番重创之后只余我家一支长在余杭。后来人类将我这一支往别处移栽,再经百年,我们才得以有些复兴之相。植物修炼不易,若没有机遇,便要有十足的运气和资质才能在没被杀死前化形。我恰巧有资质,而他则是有机遇。他由皇帝手植,得人精心护理保卫,周边数里精怪动物罕有,独自享有这半山的灵。我与他交谈半日,绝大多数时间是在分享我的听闻,他是个极好的听者,或许是他本来就没什么好讲。直至禅房亮灯,我不得不停下——僧人们要开始诵早经了,这下真的该回去了。我向他道别,又一片叶落下,“若有闲,可以常来”。我拍了拍树干以示应允,下一刻便转到墙外。刚走出门的僧人只见微尘轻扬。


    后来的日子里如云台所愿,除了修炼和偶尔出游,夜里我常到他在的寺庙与他聊闲天,依旧多是我说他听。两年后,他也能化形了。出于谨慎,他只在夜深时化形片刻,他的人身是个清俊少年。比起妖精的故事他似乎更加喜欢听人间杂事——他琥珀色的眼睛里在这时总闪着光。我是个不挑的,他想听什么就讲什么。每每当我讲起宫廷里的故事时,他会变得格外专注,在听到如今的女皇帝姓武的时候他的眼里闪过一丝不解,问我,“换代了吗?可并未有战事发生啊…”语气中透着疑惑还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焦急,我告诉他这个女皇帝是种他的皇帝的儿媳。他点了点头,没有多问。


    之后又是一个甲子过去。战乱终究还是来了,比起安定,动乱才是这世间的常态吗…不到一个月,长安城被破,乱军烧杀抢掠,城内哀鸿遍野,那座最大的宫殿付之一炬。山上有几座寺庙也受了牵连,我所在的佛寺也因窝藏了官员被烧毁。那天晚上我刚好去找云台,逃过一劫。我问他要不要干脆离开吧。他沉默了许久,说要再想想。


    接下来的几个月,战况更糟。我受云台所托,化成人形混到难民里打听消息,顺带把几个愿意跟我走的难民送到云台的寺里。我带着皇帝抛下百姓逃往巴蜀的消息回到寺里,我又一次问他要不要离开。这一次,他似乎下定了决心,对我说:“我要守在这里。”为什么,我不能理解。他说,在他还很小的时候——在遇到我的几十年前,晚上也偶尔有人与他聊天,那个将他种在这里的皇帝,他听他谈他的皇图霸业、听他在政事上的烦恼、遇到贤臣的欣喜和国家日益富强的欣慰。但听得最多的是他想守着这个朝代千秋万载不灭的希冀——他希望他的国家能像云台一样长寿。云台很清楚那个人的愿望不会实现,人的寿命太过短暂,而朝代的盛衰兴亡也自有其规律。可他还是想替那个人守着,至少守着这块地,守住他自己。“这样人们在看见我的时候,就会想起大唐,他的梦想将在人的记忆里实现。”我被噎得无言以对,只能回一句,“矫情。”他笑了,说,你不必激我。


    不知是不是否极泰来,叛军头子被杀,情势开始扭转了。可这长安城还是一片荒芜,这里被伤了根基。又是一天夜里,和我们初见的那天很像,若是没有难民思亲的抽泣声的话。云台送给我他最高处的一节树枝,我心下不安,问他这是做什么。他说当做离别礼物吧。我心头火起,你填不上根基的窟窿!你会死的!云台没有生气也没有反驳,只是慢慢地说他心意已决,而他也不会死他只是会变成普通的树木,但那时他将长安同在,他就能更好的守着这里了。


    “值得的。”


    “……随你要怎样。”我跑了出去,希望风声能掩住我破碎的尾音。


    另一个叛军头子被杀的那一天,长安少了一只妖精,多了一棵普通的鸭掌树。


    我在云台死去的那一晚离开,在四处漂泊的路上尽力救些难民。还遇到了别的妖精,遇到的最特别的两个,一个是神兽,一个已经封神。那个神叫老君,他带走了我本打算救的难民,又给了我一张字条说有需要帮忙的就按字条所示去找他。我没说什么,只是觉得那位神兽大人有点眼熟。



    几年后,动乱终于平定了。我又回到了长安,回到了那座寺庙。我告诉了云台唐军胜利的消息,还是和以前一样我说它听。我给他浇了一杯诀别茶。云台送我的树枝被我做成了扇子的扇骨,这把折扇叫栋里云,一朵本应自由却自愿困在这树干之中的云。



    我彻底与云台告别,然后离开了长安。
    浮生只合尊前老,雪满长安道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刷牙
    前天 22:04
  • 签到天数: 112 天

    [LV.6]我催更了

    6

    主题

    302

    帖子

    1377

    灵力

    妖灵

    Rank: 4

    灵力
    1377
    灵气
    232
    妖灵币
    1171
    天明珠
    1
    值钱玉佩
    6
    灵石
    254
    定心石
    0

    0302事件受害者勋章内测勋章有钱勋章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3 07:23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第肆叶


    出了长安,我又开始犯难,接下来该去哪儿?国家的动乱平定了,人心里的动乱却没有那么容易平静,心灵系的我可通万物之情,所以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和平表面之下的暗流涌动。这种感受太过复杂,之前战事突来带来的是强烈的恐惧、悲伤和愤怒,暂时的慌乱无措后镇压叛军的决心盖过了一切。而战事平定,未用尽的心力,无处可去,之前战事又勾起了心中沉睡的欲望。在这种感情的驱使下人类间大小冲突不断,扰我安宁,这样不利于修炼。在外受挫时似乎无论是人是妖,都会思念起自己的故乡。于是,我躲上了一艘由长安出发到余杭郡去的商船。


    我的御灵系是水系,借由环境之便,白天我躲进灵质空间修炼,晚上则在运河中心练习御水,尽可能的错开人活动的时间地点,现在的我不太想和人接触。在我即将厌倦这场漂泊时,商船终于抵达了它的最终目的地。


    近乡情更怯,不敢问来人。虽然我问了问题也不会有人告诉我,我出生的那座山上的其他的鸭掌树怎么了。我不再深究,只是躲进西湖中的一座岛屿,赌誓要在这里住一辈子。


    一年秋天,结束修炼的我在散步的路上捡到了一只受伤的白鹤,树丛里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,大概是猎人。我带着白鹤躲进了灵质空间,所有人的灵质空间都是球形,我将它一份两半,其中一半是一个湖心岛,岛上有一株大到覆盖了半座岛的鸭掌树——表面是树,内里是楼,我叫它十二楼。时值秋天,遍地金黄。我进到楼边的一座小屋,将白鹤放上木台。运水帮它清理了伤口,这是一只已有了灵智的鹤,它身上的伤也不是寻常人类的武器所致,那么…我信手变出一颗白果——平仲符,送到了它的嘴里,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,它也从奄奄一息的状态回复了过来。


    我本通些医术,不过只是些小打小闹。平仲符却不同,虽抵不上治愈系,但也拥有远超一般灵丹法宝的医治效果。这个能力的来源,是栋里云。栋里云常伴我身,时间久了逐渐与我同化,大概因为我与它同源。我得到了云台的能力。云台身上寄托着的深刻的希望,曾受过的多次祭祀让他拥有了比我强的多的祝福能力。这份能力对人与妖的效果不同,对妖而言,平仲符是药,但吃多了也会变成毒。


    我还在想着平仲符神游,木台上的白鹤已悠悠转醒。她化了形,是个红头发的小姑娘,她向我道了谢——大概是好的太全,她又叽叽喳喳的讲起了如何在街上碰到了修行的人类,因为一时兴起和他们交游比试,又不知那两人为何恶念蒙了心,竟要吃了她求长生。我递给她一杯茶,她一口喝干,又讲起她是怎么一时大意中了那人的计,到最后又被我给救了。她让我想起了麻雀阿八,鸟类大概都有话唠的天赋。今日怎的总想起故人?


    “你叫什么名字?我叫赤思。”


    “…叫我旧唐吧,新旧的旧,大唐的唐。”


    我让赤思先待在这里,等我出去看看人还在不在。转身出了灵质空间,我将手贴在近处的树干上,岛上已无人迹。我又给了小姑娘赤思一颗平仲符,送她回了百里之外的家。


    回到岛上,秋风拂过,不凉反暖。


       事出反常必有妖。第三天正午,果子狸罗风跑来告诉我,有两个人类上了岛,不是平时的樵夫药童那些常和山林打交道的人,看着吓人。安抚了罗风,我闪进树丛,打量着逐渐走近的两个人,一个身着短衫,微胖;另一个瘦长身材,眼睛浑圆却无神,穿着墨绿长袍。穿着墨绿长袍的人打量了下他面前的林子,随手指了一棵树。那个短衫颠颠地跑过去,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。火系法宝?!!这是要放火烧山吗?!我抽出栋里云,猛地向那人的手臂甩去,“啪!”是臂骨断裂的声音。我跳出去一手接住盒子,一手接住栋里云,展开一拂,几注水流缠住两人。


    一个粗糙的火系法宝,引燃树林自然不是问题。捏碎外壳,里面是一搓青火,我随手将火送进灵质空间的湖里,转身面向被捆了个结实的两人,断了手的胖子后知后觉的开始嚎叫,另一个艰难的探手想拿什么东西。我又一挥手将他俩身上的东西都招了出来,转手投进空间。穿着长袍的人脸色登时变了,嚎哭着求饶,外强中干。


    我看着他们身上的水流。


    “这岛我罩的,若还有下次,就把你们扔到湖里喂乌将军。”两人连连告饶,涕泗横流。见是真的被吓怕了,我用水流将他们甩到刚才被冲碎的船只残骸上,两人翻入水中,又死命地扑腾着去抱木板,我不再看,转身走了。


    湖里到底有没有乌将军我不知道,但他们两个一定看了我写的志怪小说。
    浮生只合尊前老,雪满长安道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刷牙
    前天 22:04
  • 签到天数: 112 天

    [LV.6]我催更了

    6

    主题

    302

    帖子

    1377

    灵力

    妖灵

    Rank: 4

    灵力
    1377
    灵气
    232
    妖灵币
    1171
    天明珠
    1
    值钱玉佩
    6
    灵石
    254
    定心石
    0

    0302事件受害者勋章内测勋章有钱勋章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3 23:13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第伍叶


    我待在岛上发霉的日子里,赤思偶尔会来找我,她是个飘忽的姑娘,话匣子打开了就收不住。从抱怨搬到山边居住的人类越来越多,上山砍树采石造屋,把不少小生灵都赶跑了,讲到自己打算搬家去蓬莱岛又舍不得山里的朋友。人类最终“帮忙”解决了这个问题,赤思所在的山上挖出了玉矿,人群一时蜂拥而至,那座山的下场不言而喻。我到海边找了个没什么人的地方给赤思送行,碧空之下,鹤影远去,布帆最终遮住了那个小黑点。


    曾经一度因为开井回归城市的人类又开始往山边迁徙,人更多了。所幸当地换了一位刺史,疏浚了井中淤泥。山里的灵刚松了一口气,水里的却又战战兢兢起来——那位大人要修水坝。其实之前就有官员想要修堤坝,山里湖里有头有脸的妖精们聚在一起开了会,让我这个心灵系的托了个梦,不久整个钱唐——人类总是喜欢将名字改来改去。开始流传:“决放湖水,不利钱唐县官。”倒也安生了几年。如今倒好,来了个不吃软的,一经商讨,还是我出马。


    这位刺史尚佛,恰巧我在佛寺住了一百多年。我寄了一封动了手脚的信约这位白先生到城东望潮楼一见。


    “海天东望夕茫茫,山势川形阔复长。
    灯火万家城四畔,星河一道水中央。
    风吹古木晴天雨,月照平沙夏夜霜。
    能就江楼消暑否?比君茅舍较清凉。”


    “白先生好雅兴。”我于阑干外现身。他是个有些天分的人——诗人比常人多一分灵气这句话倒也不是空穴来风。他只惊讶了一瞬,起身作揖,“您是此间神灵?”他见过别的妖精?也罢,省了不少功夫,“不敢,不过一介无托之鱼龙。”


    “……您是为修堤之事前来。”明白人好说话,“不错。”


    “…恕白某不能从命,万千生民之命不可弃。”


    “生民之命不可弃,鱼龙之命便可弃?你我皆是世间之灵,只因尔众我寡,这命便有了贵贱之分吗?那水中星河何以就要让步于这人间灯火?先生看得见卖炭苦翁,怜得了刈麦劳农,为何偏偏弃我等生灵于不顾?”


    “……可我也不能因尔等不顾百姓的性命……”


    “若有两全之法呢?” “何法?白某愿闻其详。”


    我和白先生达成了协议,最终在水中新生龙王的帮助下,我们建了一座可供游鱼通过却又可以起到蓄水效果的堤坝,皆大欢喜。我交了个人类朋友,白先生有趣,当地人犯了法,不降刑罚倒给树苗,让犯人在山间堤上种树,山林复兴。人类似乎总是匆匆忙忙的,才过了两年多白先生就又要调任苏州。白先生邀我同行。他说幼时曾去过一次苏州,也是在那里遇见了妖精,我被勾起了兴趣——近来遇到修炼瓶颈,我也想换换心情。


    什么,之前立的誓?你有字据吗?怎么凭空污人清白?


    白先生是个闲不下来的人,在钱唐疏浚了西湖,到了苏州又开始疏通山塘河,河一路通到虎丘,长达七里。虎丘有剑池,他想去探访,我陪同前去。那池细长如剑,故得名剑池。池深不见底,灵质浓郁。我意念一动,灵识相触,大地震动。我抓着白先生往后退,池水翻滚,一把石刻茶壶浮出水面——纳川壶?那是一位爱喝茶的神仙的法宝,可纳海内各川之水——用来泡茶。只是壶盖上贴着一张封条,或是封条上法力已散,壶刚落在我的手上——还来不及看清上面字迹,封条便化了灰,壶口流出一缕乌烟。我试探着打开壶盖,只有半搓余灰。纳川壶忽得闪光龟裂,抖落外壳,刚才蹴鞠大小的壶变得只有熟桃大小,通体微凉,好像认主了……这是什么三流志怪小说的展开?


    我带着吓坏了的白先生回了官邸。似乎是那缕乌烟的缘故,白先生病了,不得不辞任修养。而我因为在虎丘塔的周围找到了同支的后辈,决定留下。我送给了白先生一片平仲符,不同于给赤思的平仲符,给人类的平仲符似乎更像护身符,还可以改善身体状况,我嘱咐他随身带着。他笑言生老病死,时至即行。若有缘,将来再叙。


    一日,我收到了白先生的信,附带着我赠予他的平仲符和一壶酒。
    浮生只合尊前老,雪满长安道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20-4-16 12:18
  • 签到天数: 28 天

    [LV.4]怎么催更

    2

    主题

    115

    帖子

    369

    灵力

    生灵

    Rank: 2

    灵力
    369
    灵气
    61
    妖灵币
    1385
    天明珠
    1
    值钱玉佩
    5
    灵石
    67
    定心石
    0

    内测勋章0302事件受害者勋章

    发表于 2020-3-3 23:31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又发现个人向的帖子啦~☆
    顶帖!
    早安喵 午安喵 晚安喵 喵 喵~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刷牙
    前天 22:04
  • 签到天数: 112 天

    [LV.6]我催更了

    6

    主题

    302

    帖子

    1377

    灵力

    妖灵

    Rank: 4

    灵力
    1377
    灵气
    232
    妖灵币
    1171
    天明珠
    1
    值钱玉佩
    6
    灵石
    254
    定心石
    0

    0302事件受害者勋章内测勋章有钱勋章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4 06:39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云央 发表于 2020-3-3 23:31
    又发现个人向的帖子啦~☆
    顶帖!

    多谢支持(ง •̀_•́)ง
    浮生只合尊前老,雪满长安道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刷牙
    前天 22:04
  • 签到天数: 112 天

    [LV.6]我催更了

    6

    主题

    302

    帖子

    1377

    灵力

    妖灵

    Rank: 4

    灵力
    1377
    灵气
    232
    妖灵币
    1171
    天明珠
    1
    值钱玉佩
    6
    灵石
    254
    定心石
    0

    0302事件受害者勋章内测勋章有钱勋章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5 19:27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本帖最后由 旧白唐 于 2020-3-5 19:29 编辑

    第陆叶


    我买了一套《白氏集》,又把那壶酒装进了纳川壶。


    之后的日子没有什么特别的,我仍待在姑苏的虎丘山,侍弄些茶树。看着人类把山上佛寺拆了又建徒费力气,后来又在剑池边不远处一座墓的上方造了一座佛塔。托人类的福,鸭掌树改名叫了银杏,并且大批北迁栽种。我的即时情报网逐渐形成了。


    姑苏多水而环境安逸,养得我越发懒散。一日我带了些白云茶花在千人石上煮茶喝,千人石就在剑池旁,我又念起了白先生。白先生好酒也好茶,离别后我们虽不见面,他偶尔会写信央我寄些茶与他,每次都说要寄给我自酿还礼,不过最后只还了我一次礼。寄去的茶里他最喜的便是我自己捯饬出来的白云花茶,不过白云花茶不好种,有时他讨茶的时节稍晚些,茶就被卖完了。今日是白先生的生辰,我打算喝上两杯,聊表敬意。


    “仙人,老衲这厢有礼了。”是禅院的住持。

    唐末大乱时,我出于自己也不甚明白的动机,又开始四处乱跑,救救人,治治妖。妖治好了可以转头送走,人怎么办?我翻出了一张发黄的字条,打算碰碰运气。我通过树网给找到了老君的踪迹并给他传信,他愿意接收难民。我带上愿意走的一批难民,去到了蓝溪镇。


    蓝溪镇外是玄离大人在接引,我将难民交与他,便告辞了。后来我又陆续送去了几批难民。最终时乱平息,还有几个战乱遗孤不肯走无处去,我思来想去,把他们布置在了姑苏的一座禅院里。其中一个长大了便还了俗,做起了生意,我也乐意照拂些,他与佛家有缘,子孙辈都有皈依佛门的。重孙辈的一个孩子从官场退下来,入了佛寺——当年安置遗孤的佛寺。我与那座佛寺未曾断过联系,寺中住持、长老是知道我的真实身份的。今日在这里遇到他倒是意外。我起身还了礼,“住持折煞我了,今日来此是有要紧事?”


    “啊,不过领友人游玩。”他指向不远处的人。不远处的人似是看到了,自顾自地走了过来,“打个招呼如何去了半日,咦,喝茶也不叫上我。”那人身上还带着些未褪尽的少年傲气,是个谪官。我摇了摇头阻止了正要说话的住持,倒了一杯茶递给那个人。


    “大人请。”那人接下了茶。


    我又碰上一个馋我茶的人。哼。


    那个饕货在此后的几十年里常来坑我的茶,不过他比白先生好些,每次来他都会送我一些食谱和吃食。他后来也去了钱唐,我们在他用从湖里清出来的淤泥建成的堤上喝了白先生送我的酒。他微醺着问我是不是妖精,我笑说住持没告诉你嘛。“哼,那和尚只会回不可说三个字。”我只是笑了笑,不置可否。时代日进,真正知道我们身份的人类越来越少了。即使他们将“我们”奉为神灵——他们所想像出来的我们。那一天聊了许多,把纳川壶里的酒喝尽,人也醉了个彻底。饕货的家童送他回了家,我在堤上从日暮坐到清晨,看那万家灯火,明了又灭。


    这一次,我也没有和他做最后的道别。以前是阴差阳错,现在则是有意为之。我讨厌告别,就如讨厌看春暮的百花零落。
    浮生只合尊前老,雪满长安道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刷牙
    前天 22:04
  • 签到天数: 112 天

    [LV.6]我催更了

    6

    主题

    302

    帖子

    1377

    灵力

    妖灵

    Rank: 4

    灵力
    1377
    灵气
    232
    妖灵币
    1171
    天明珠
    1
    值钱玉佩
    6
    灵石
    254
    定心石
    0

    0302事件受害者勋章内测勋章有钱勋章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7 07:35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第柒叶


    几百年来,人类逐步占据了越来越多的森林山麓,一些妖精被迫搬离了自己原来的家园。两者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糟糕了。

    白先生曾说大隐住朝市,我觉得很有道理,便在与我相熟的人类的帮助下在城市里定了居,化名白唐。时常写些小话本当作在人类社会的营生,这是在明;在暗嘛,倒卖些小情报给妖精。每隔几十年我就出去走走,看看这世界。一年,我又跑到钱唐去了:西湖里的龙王撂挑子不干了,白先生建的堤坝也因此逐渐开始崩坏,最终坍塌了。我过去打理了后续事宜,化解了一场水患,消除了一条可能产生的市井传说。却不曾想到又遇到了火灾。


    那段时间本就是我的游历期,于是干脆在钱唐再待几天。一日当地富豪嫁女大摆宴席。当夜整个巷子灯火通明,喜乐吹得震天响。我坐在房脊上看看着院里院外的觥筹交错,正是一派其乐融融。月至中天,众人正酒酣耳热之时,忽地听到有人喊:“不好啦,走水啦,快救火呀!!”


    人群霎时乱了,近处街巷密集,又都是木造房屋,火势走得飞快。刚才的欢声笑语全变成了撕心裂肺的哭号。我忙得掏出了纳川壶,趋水救火,装入过纳川壶的水会带有灵质,灭火效果本应强过一般的河水。这一次却没什么大成效,有的刚灭转瞬又复燃,火势蔓延了快半个巷子。不对,这火势蔓延的也太快了。我聚气凝神,暂时屏开人类的哭喊……找到了,我飞身向东面的一隅赶去。


    那是一只御灵火系的妖精,他与我正面对上,:“我的杰作如何?”他笑着问我,那笑容在火光的映衬下渗得吓人。“快停下!这条巷子里住了几百户人家!”


    “停下?那老头子的爷爷上山砍树要做生意发战争财,逼得山里的妖精都逃走的时候,你怎么不叫他停下?”


    “那你就要赶尽杀绝吗?那些被无辜牵连的人又是如何?巷中的其他生灵又如何?”


    “对于害虫,一个两个和千个万个有什么区别?那些被豢养的臣服于人的已经算不得我的同类了,你这种为他们说话的也堕落得没救了!”


    话已至此,唯有一战了。我和他的修为差摆在那里,他很快就落于下风了。他带着伤跑了。我尽可能地控制人出火场,将能用得上的水都用了,在破晓时分,火势总算平息了。喜事成丧,仍一千余人死于这场火灾,火灾烧毁的房屋和财物不计其数。略显讽刺的是,清晨下起了大雨。我站在雨中,看着人们将焦黑的尸体运走,其中不乏未总角的孩童。雨声中夹杂着人的咒骂、抽泣。还有人死盯着我,眼里的东西让我不忍体会。我一如从前狼狈地逃开了,在他们的质问脱口而出之前。这么多年了,还是无法看淡自己的力不能及,还是贪心。


    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呢?上古时期,人与妖的关系是友好互助的,如今……我该怎么做?

    我第一次在战时之外,找到了老君。心灵系之间的交流简便得多,那天我们聊了许久。我又花了三百多年闭关悟道修行,出关时又是乱世初起。这一次得心应手多了。这一次乱世格外的长,但再长的乱世总会停息。与之前略有不同的是,老君收了个小徒弟,一个可爱的小姑娘。


    年号无限,多好的希冀。
    浮生只合尊前老,雪满长安道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罗小黑

    罗小黑妖灵论坛 -- 祝抗疫胜利,愿逝者安息。

    反馈

   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

    反馈须知: 切勿滥用举报,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!

    网站资源

    • 客户端
    • 微信
    • 微博

    Archiver|手机版|锁灵宫|罗小黑妖灵论坛 -- 祝抗疫胜利,愿逝者安息。

    罗小黑妖灵论坛 -- 祝抗疫胜利,愿逝者安息。

    GMT+8, 2020-7-13 09:03 , Processed in 1.081341 second(s), 33 queries , Gzip On. 罗小黑罗小黑

    聊天室


    隐藏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